學術論壇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會動態 > 學術論壇 > 正文

極端天氣越來越多,洪水保險如何更好地轉移損失?

2021-10-27 10:49:09來源:作者:閱讀次數: 添加收藏
摘要:

 微信图片_20211027105117.png

 ●                   ●                    

 

極端天氣與自然災害交織,2021年的我們經曆了很多。印尼、印度、新西蘭、菲律賓、土耳其、俄羅斯、德國、比利時、中國與美國都經曆了暴雨洪災,美國、加拿大還相繼遭遇了致命熱浪。每一次的災害都觸目驚心,造成了巨大的生命與財産損失。

 

面对不断迫近的气候威胁,保险因能有效分散和转移损失,被寄予厚望,成为国际社会应对风险的一项重要方法。然而,当原本 “习以为常” 的天气现象,一次次突破人们经验之中 “正常” 的范围,“保险” 这一风险应对工具也不得不面临更大的挑战。

 

1


洪水保險制度速覽

 

洪災是人類共同的敵人,今年八月發表在《自然》雜志上的一項研究 [1] 顯示,從2000年至2015年,生活在洪水易發地區的人口估計增加了5800萬至8600萬,這意味著新世紀以來,全球暴露于洪水威脅的人口比例增加了24倍,且這一比例還會隨氣候風險的加劇而提高。

 

在該研究分析的四大洲32個國家中,暴露于洪水威脅的人口增速遠高于總人口的增速。在與洪水災害共生共存的過程中,西方國家嘗試推進了洪水保險制度。

 

英国的洪水保险最早可以追溯到1961年的 “绅士协议”,主要是利用市场进行气候保险交易,政府并不直接干预 [2]。英国保险业和政府于2016年启动了 Flood Re 洪水保险项目,在不提高居民洪水保险费率的基础上,为保险公司提供洪水再保险保障。居民的洪水保險費率與住房費稅等級相挂鈎,旨在向低收入人群提供一定的政策傾斜,洪水保險費率更可承受。

 

在德國,私營保險公司提供洪水保險,居民自願購買。保險業與政府通力合作,努力增加居民洪水風險意識、傳遞洪水災害信息。由多家科研、企業機構提供細致的暴雨分區圖、洪水分區圖、洪水風險圖,供居民、企業在購買房屋和洪水保險及相關決策時參考。隨著政府部門開始將洪水保險作爲政府洪水補貼資助的前提條件,居民洪水保險參與度逐漸上升。

 

而作爲世界上巨災保險項目最多的國家——美國,其巨災保險制度更具特色,尤以國家洪水保險計劃(NFIP)最具代表性。早在20世紀60年代,美國國會即通過《國家洪水保險法》,創建了國家洪水保險計劃(NFIP),旨在爲業主、租房者和企業提供洪水保險,將損失降到最低的同時,爲洪水退去後的恢複重建提供幫助。

 

自NFIP計劃開始實施,至今50多年的時間裏,洪水保險法曆經多次調整和修訂。作爲一個由政府主導的氣候保險計劃,NFIP也從自願投保逐漸發展爲半強制投保。如今,如果房産位于洪水保險費率地圖上的特殊洪水危險區、並持有聯邦政府支持的抵押貸款或已獲得聯邦災難援助,聯邦法律要求業主購買並長期持有洪水保險 [3]

 

也就是說,洪水保險具有了一定的強制性。這裏,洪水風險地圖尤爲關鍵,可以讓公衆迅速而直觀地了解到各個地區洪水發生頻率及嚴重程度的不同 [4]。在美国房产中介 realtor.com 的网站上,点击进入任一房源(或輸入地址、地名或經緯度),房屋信息欄中會顯示該房屋的洪水風險等級(FEMA Flood - flood factor),買家可以知曉房屋的洪水風險有多大。

 

這一洪水風險查詢工具,由美國聯邦應急管理局(FEMA)提供支持,同時,聯邦應急管理局擔負及時更新洪水風險圖的責任,以反映海平面變化、降雨和飓風等變化趨勢對真實洪水風險的影響。對于銀行,這也是一項十分重要的風險評判指標,因爲如果房屋出現嚴重的損毀破壞,最終承擔房屋貸款風險的將是銀行。

微信图片_20211027105438.png

 圖1 美国休士顿市洪水风险图 | 图源:fema.gov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湯秋鴻告訴《知識分子》,“在實際操作中,洪水風險圖是劃定洪泛區、確定洪水保險費率的基礎。在洪水風險高的地方,水災保險費率高,從而對高水災風險地區的不合理開發起到市場調節的作用。”

 

2


極端天氣升級

洪水風險地圖應如何更新?

 

但是,美國的國家洪水保險計劃也存在不少問題,例如,目前洪水風險圖的精確度並不高。從今年的紐約洪水,也可以窺之一二。

 

 

今年九月,“艾达” 造成13名纽约市民死亡,其中11人在住宅地下室中被淹死。而这些房屋在洪水风险地图上却处于被标记为洪水危害最小的地区 [5]在 “艾达” 期间,那些根据地图来看绝对没有风险的地区也在短时间内遭受了洪水侵袭。有專家甚至認爲,不應將這些地圖作爲購買洪水保險的購買指南 [6]

 

由于 “艾达” 引发的暴雨洪水席卷了美国东海岸,纽约市民咨询洪水保险的人数明显增多,而纽约市政府也表示要与联邦应急管理局进行重新规划,以更新洪水风险地图。

 

如果房产在更新后的洪水风险地图中位于 “特殊洪水危险区”,就需要以更高的费率购买洪水保险;而这将导致低收入房主的成本急剧增加,尤其是那些居住在最贫困地区的人。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洪水管理和风险的工程学教授厄普曼努·拉爾說,“它造成的不平等肯定是一個艱難的問題,最終暴露于風險的人總是低收入人群。” [6]

 

與此同時,更新過後的洪水風險地圖還可能會顯示出明顯的種族差異:在三分之二的州中,少數民族社區承擔的未公開洪水風險高于州平均水平。而這一差距可能會極大地影響該區域公民獲得融資,包括抵押貸款、財産保險和災後恢複基金。[7]

 

由此可見,氣候風險對于資産定價會産生一定影響,高風險洪水區的識別會影響銀行以及投資者的投資選擇,而這可能會引發惡性循環:房地産投資下降,將進一步侵蝕支付保護性基礎設施升級所需的地方稅基。

 

“对受环境问题困扰的地区,随着我们开始为气候风险定价,这些社区正受到双重打击,” 杜兰大学气候变化与城市发展交叉学科学者傑西·基南在2020年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透明度的增加有可能會加速撤資。” [7]

 

國家洪水保險計劃的潛在利益性道德困境也由此顯現。一方面,民衆與資本需要更精准的洪水風險地圖,更新、更准確的信息是購房者的重要工具,它可以幫助社區倡導基礎設施升級,並指導保險定價。但修訂後的地圖可能會使一些原本沒有位于高風險的地區暴露出來,所以高洪水風險地區的民衆不願對洪水風險地圖的測繪提供信息,甯願低估災難風險,從而傷及洪水風險地圖的精確性。

 

3


氣候保險新思路:指數型保險
 

盡管美國有半強制的國家洪水保險計劃,但仍存在很大的洪水保險缺口,許多面臨洪水風險的人沒有投保洪水保險。明德精算(Milliman)表示,美國只有5%的家庭擁有洪水保險 [8]。根据2020年美国 Triple-I 消费者民意调查,仅有27%拥有房主保险的业主表示他们买了洪水保险 [9]

 

而在具有良好保險傳統的歐洲國家中,氣候保險的覆蓋率也並不高。今年七月,德國西部發生災難性洪水之後,德國保險協會透露,該國只有46%的家庭擁有覆蓋洪水和大雨的保險 [10]

 

面對投保不足的氣候風險,指數保險正在獲得越來越多的關注。

 

指數保險与我们传统意义上所想到的保险有所不同。一般的保险是损失补偿型,即在损失发生后,保险公司根据损失程度,在勘验后进行赔付;但氣候保險中的指數型保險,並不是基于實際發生的損失,而是基于導致支付預定義付款的觸發因素(例如風力或降水量)。這使得基于指數的保險在處理被保險人的福利支付時更快、更具成本效益 [11]

 微信图片_20211027105446.png

圖2 指數保險—减轻投保不足的气候风险 | 图源:《指數保險:提高气候韧性的金融工具》,达信保险

 

指數保險其实并非新事物。早在1997年,瑞士再保险就为某日本保险公司设计发行了一款新型的巨灾债券,以東京周邊發生地震的震級作爲觸發依據,这是历史上指數保險的第一次重要应用 [12]。隨著災害建模不斷得到改進,氣象站和衛星可以更准確地捕獲與天氣相關的參數,從而提高風險應對能力 [13]

 

達信保險的風險分析師認爲,随着与气候相关的天气事件的范围和影响变得更加严重和不可预测,对指數保險的需求将变得更加主流。指數保險可以成为帮助建立气候韧性和加强灾害响应及恢复越来越可行的选择 [13]

 

近些年,中國對于巨災保險制度和指數型保險的研究和實踐也在進行。

 

2014年,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幹意見》,明確建立巨災保險制度。之後,深圳、甯波、雲南、四川、廣東、黑龍江等地相繼開展巨災保險試點,針對不同地區的災害特征,設定不同類型的巨災保險。如在雲南和四川推出了地震巨災保險,在深圳建立了由政府巨災救助保險、巨災基金和個人巨災保險三部分組成的巨災保險體系,巨災保險涵蓋了地震、台風、海嘯、暴雨等14種災害 [14]

 

2016年,广东省在湛江等10个地市试点巨灾指數保險,涵盖台风、强降雨、地震三类重大自然灾害。广东省的巨灾指數保險,以台风风速和最大降雨量为保险理赔依据,当其对应的指数达到或超过预设阈值时,保险公司即根据气象部门出具的认证报告进行理赔。该过程的简便性,使得指數保險与传统保险产品相比,大大增加了赔付款项的给付效率,提高了救灾重建工作的时效性 [15]

 

2017年,台风 “天鸽” 侵袭珠海。根据广东省气候中心的正式报告,“天鸽”的风速超过了阳江市和云浮市的预定指数门槛,触发了保险索赔。半天之内,120万元和1,000万元的索赔款分别汇入阳江市政府和云浮市政府指定的银行账户。2018年,超强台风 “山竹” 触发了阳江和茂名的保险索赔。根据指數保險计算办法,保险公司在24小时内分别向阳江市和茂名市财政部门支付了5,500万元和2,000万元的保险索赔款 [16]

 

4


中國的自然災害賠付:

保險賠付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然而,這些有益探索之外,不容忽視的是,中國的自然災害賠付依然低于全球平均水平。

 

今年入秋以來,中國北方多地暴雨不斷。國慶期間,有“十年九旱”之稱的山西經曆大範圍強降水 [17],晉中、呂梁、臨汾等地先後發生多起坍塌、滑坡等地質災害事件,造成人員傷亡 [18]。此前的九月末,剛剛經曆7·20特大暴雨的河南再次遭遇強降水,受災最爲嚴重的南陽轉移人數近8000人,災後恢複挑戰重重 [19]

 

中國的洪水災害損失和影響位居各類自然災害之首 [20]。近十年來,洪水災害造成的年均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年均死亡人口500余人 [21]。2020年汛期結束之後,國家應急管理部副部長兼水利部副部長周學文指出,我國汛期洪澇災害造成7047.1萬人次受災、直接經濟損失達2143.1億元 [22]

 

然而,與巨額水災損失相對應的,則是保險業較低的賠付比率。

 

根據瑞士再保險發布的《經濟積累和氣候變化時期的自然災害》報告顯示,全球保險業賠付的自然災害損失占經濟損失的40%左右 [23]。截至8月10日,河南省保險業初步賠付金額114.49億元,若以此計算,目前保險業承擔的損失占比約爲10%

 

而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保險業承擔的總體損失約占0.2% [23]。雖然相較此前巨大自然災害的賠付比例有所進步,但與全球保險賠付的平均比例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

 

與保險業較低的賠付率相關的原因之一,在于公衆對水災風險及其特征認識不足。

 

早在1988年,中國曾在淮河流域進行過洪水保險的嘗試,洪水保險試點投保年限爲1988—1990年,保費主要由防洪基金承擔,投保戶僅承擔保費的很小一部分,但是該地區在投保年限的三年內並沒有發生洪水。然而,1991年發生了洪災,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高達340億元,但是此時洪水保險已經過期。

 

不少居民把保險等同救災,在保險過期的情況下仍有大量居民試圖索賠。“這主要是由于居民的風險意識淡薄,大多寄希望于水利工程保護和國家補貼,” 湯秋鴻說。

 

在今年河南特大暴雨之後,媒體采訪到鄭州銀基廣場經營鞋子、紅酒、化妝品的受災商鋪,有店主就說,“沒有買保險的意識,感覺離自己很遙遠,沒有想到會發生。” [24]

 

在民衆對水災風險認識普遍不足的背景下,財産保險制度本身也沒有考慮水災風險的特征。比如,水災之後,鄭州中原區、高新區等多地爲居民購買了治安家財保險,因暴雨造成的家庭財産損失,可以申請賠付,險種包括室內財産因火災、爆炸、洪水等13種自然災害造成的損失,每戶最高賠5千元 [25]

 

但是湯秋鴻提醒說,仔細閱讀相關條款就會發現,這類資産保險沒有考慮到不同位置水災風險的差異,也沒有考慮氣候變化影響下極端事件變化的影響。實際上,地勢低窪的區域、一樓的住戶和商鋪面臨更大的風險,不考慮位置差異使得受保財産無法反映真實的水災風險。

 

此外,針對家庭財産保險,中國目前一般實行無差異的保費計算方式。一方面,堆高了一般財産保險的保費,降低了水災風險較低區域或位置的民衆投保意願;另一方面,使得高水災風險區域的保費優惠幅度過高,出現巨災時保險公司往往無力賠付,保險公司開展相關保險業務的積極性不足。

 

“气候变化 = 保险风险”,德勤的一份关于保险监管机构气候风险状况调查的报告中写道,“與極端天氣相關的事件的頻率和嚴重性不斷升級,這讓監管機構更加關注保險風險和氣候變化。” [26]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氣候風險未知,而保險先行。在氣候變化的大背景下,降水的極端性增強,也對氣候保險提出了新的研究課題。气候风险可能是未来最大的 “灰犀牛”,瑞士再保險集團首席經濟學家 Jerome-Jean Haegeli 說,“我們無法量化氣候變化對自然災難的確切影響,但很明顯,氣候變化正成爲全球宏觀經濟的系統性風險” [27]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