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福建保險網!
學術論壇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壇 > 正文

保險扶贫的路径研究 ——以F省L镇保險扶贫新路径为例

2019-07-02 14:48:30來源:人保財險福建省分公司作者:陈 贺 林 琦 阮彬烨閱讀次數: 添加收藏
摘要:

 一、研究的緣起

(一)研究背景

1.扶貧工作進一步開展

2013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湘西調研時強調,扶貧要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要精准扶貧。這是“精准扶貧”一詞的首度提出。自此,精准扶貧成爲各方關注的熱點、各級部門工作的重點之所在。隨後,在第十八屆五中全會上提出:“到2020年確保我國現行標准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20151123日,習總書記主持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強調扶貧開發工作的重要性,部署了相關工作,審議通過《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指出把精准扶貧、精准脫貧作爲扶貧開發工作基本方略,要求舉全黨全社會之力,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之後,隨著一系列政策文件的下發,精准扶貧正式成爲扶貧工作的主線,各級政府也都圍繞精准扶貧出台相應地方政策以確保扶貧任務的完成。2017年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中國共産黨的莊嚴承諾,要動員全國全社會的力量,堅持精准扶貧,打贏脫貧攻堅戰。

2.保險業規則逐步完善

農業保險擔任扶貧工作的主力軍可以追溯到1982年,在新時代的曆史條件下,2020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面脫貧工作的實現已經迫在眉睫,因此,當前要想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發揮好保險業的作用,防範風險,保障農民生計的可持續性。國家近些年連續出台一些列的文件,希望從政策角度明確保險業在扶貧工作中的責任,督促其制定目標,嚴格執行,做出成效。20163月,國務院七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金融助推脫貧攻堅的實施意見》,爲全面改進扶貧金融服務質量,加強金融扶貧的准確性和有效性提供了政策支持。201712月,中國保監會印發了《保險扶貧統計制度(試行)》,對保險扶貧的統計工作做出了制度性規範和進度化安排。不難看出,保險業將成爲扶貧最後底線的保障部隊,在扶貧事業的開展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脫貧攻堅工作的進一步推進和保險業規則的加強爲保險扶貧提出了新要求、新挑戰,探索一條保研扶貧的新路徑顯得至關重要。因而,此次調查研究的目的在于探究精准扶貧政策對村莊的結構帶來的沖擊及改變,以及由此導致的精准扶貧政策的合法性困境,同時,著力于從精准扶貧政策入手來探討我國公共政策的延續性問題。

(二)研究的目的及意義,思路與方法

本文旨在討論新時代背景下,因全面脫貧工作的迫切需要,保險業對于農村扶貧工作的重要意義。通過對L鎮的實證研究,查閱統計年鑒並針對核心工作人員和參保農戶進行訪談,從經驗的角度把握保險扶貧工作的實際成效與不足,進而反觀整個政策的缺漏,做出總結,最後提出探尋保險扶貧的新路徑——通過規則制定與多元主體共擔成本而實現扶貧保險共建共享。研究新路徑能夠在當前的政策目標與任務要求下提供新的方法論指導,完善保險業的相關業務,爲農村脫貧工作的順利開展與目標實現保駕護航。

二、文獻梳理

學界對保險扶貧的研究有很多,主要集中在保險扶貧的意義研究、策略研究和政策研究上。部分學者認爲,要將農業保險變成一項與金融相似的産業,集信貸、存款、風險分散于一體(汪三貴,陳虹妃等,2011)。但是對于風險防範要設置一定的底線,這樣才能建設好農業保險體系,提升其對農村扶貧工作的支持力度(周廷禮,2013)。伍琴(2014)認爲,農業保險助力扶貧工作離不開公共基礎設施的建設,好的基礎設施以及相關産業鏈的完善爲保險業提供優質服務至關重要,因此一方面要考慮優化保險業的內部結構,另一方面還要以配套設施爲抓手同步推動農村保險的建設工作。

有學者針對農業保險經營策略問題提出,要對農業保險價格進行改革,政府財政補貼是必不可少的關鍵性要素,只有政府參與其中,給予農戶支持以及于保險人共擔成本,才能防止農戶因價格太高而放棄投保的問題發生(馮文麗,蘇曉鵬,2008),同時這樣做也會起到激勵作用,從而提升農業保險在整個市場中的競爭力(于洋,2009)。

本研究在以上研究的基礎上開展,其價值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第一,本研究結合脫貧攻堅工作的時代現狀,運用保險業的相關知識,立足于精准扶貧背景下的特殊背景,重點從實證主義視角對保險扶貧的功能及策略進行探索性研究,希望通過規則完善和多元主體分擔成本的理念實踐,進一步完善和發展保險扶貧研究提供新的觀點和視角。在豐富和發展扶貧研究的基礎上,爲保險扶貧工作的系統建設奠定基礎,形成保險扶貧的實踐支撐與理論範式;第二,脫貧工作進入攻堅期,較之于前幾年的扶貧工作,形勢更加嚴峻。傳統的低保兜底脫貧一批的工作方法不利于可持續發展。因此,將保險扶貧作爲重要的方法補充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應用價值。

三、案例分析

L鎮是F省中南部的一個沿海山區小鎮,該地境內山地多,平地少,山嶺縱橫,地貌複雜,低山丘陵,山間盆地等各種地貌類型這裏都在這裏彙聚,L鎮屬于亞熱帶季風氣候,降水豐沛,加上境內本身和河網密布,河流縱橫,極易因暴雨而形成洪澇災害,影響當地的農業生産,對農戶帶來極大的風險隱患。本地脫貧工作一直是縣裏關注的焦點。全鎮共有貧困村7個,貧困戶14806750,貧困面29.7%。全省氣候條件基本穩定,但是由于地處近海地區,極易受到洪澇災害,以及低溫冰凍災害,對當地影響極其惡劣,根據統計年鑒(表3.1),洪澇災害對該地的影響尤其嚴重。對L鎮來說,多年的平均降水量已經達到1500毫米以上。

3.1  2013-2015F省遭受自然災害概況

指標(次)

2013

2014

2015

寒潮

7

6

4

春旱

6

3

5

暴雨洪澇

31

22

27

台風

5

6

6

強對流

5

5

7

数据來源:2014-2016F省氣候公報

該地作爲該地區主要的貧困重鎮,通過筆者的調研,查閱相關資料發現,導致該地致貧的原因有很多,下面總結出該地貧困主要有以下特征:

首先,天然貧困特征。該地依托農業爲主要産業,由于所在地區自然環境惡劣,村落封閉,機械化水平低,使傳統的農耕方式受到自然環境的制約。據鎮政府上報數據統計,2016年全鎮受到洪澇災害及連帶災害影響的耕地高達6430畝,占全鎮總耕地面積的60%,共威脅到2300余戶农戶当年的农业生产。由于地处偏远山区,该地并没有修建有力的防洪防涝的基础设施,甚至有很多地区没有铺设自来水管道,农戶只能通过挑河里的水供生活使用。此地村民介绍,在天灾不严重的年份,自耕农靠自家种植的稻米、蔬菜等农产品可以满足全家温饱,但是到了灾年,还要搭上上年的余粮才能勉强度日。

其次,因病返貧特征。D村人善于做生意,由于臨近國道,交通便利,該村大量青年選擇從城裏拉貨到村裏的集市上出售,因此該地村民總體收入要高于平均水平。此地患病人群高于其他各村,高昂的醫療費用往往使一個家庭傾盡多年的積蓄,非貧困人口因爲一場大病變爲了貧困人口。

QQ图片20190702145120.png

另外,因教致貧特征。因有多個在讀子女而導致家庭走向貧困,Q村共有304戶,1073人,現在尚未脫貧的190戶,854人。筆者通過隨機抽樣的方法,抽出58个贫困戶,统计结果显示,有两个子女的有33戶,有三个及以上子女的有12戶,无子女的有2戶,数据表明,超生戶占到调查总人数的80.36%。根據村委會提供的總體數據顯示,今年認定的190个贫困农戶中,因学致贫的有54戶,占到总数的28.42%,這一部分因學致貧的群體中,都是由于家庭中有兩個及以上正在就讀的學生,通過預測,這一比例還會因爲教育面的再擴大以及農民對教育重視程度再加強的趨勢而繼續擴大。

基于上述三種扶貧特征,L镇向县里争取扶贫资源的同时,也开辟了一条与保險公司合作的新道路:第一,发展農業災害保險,专门为从事种植业和养殖业的农戶开发的保險,依据互助共济的原则,针对哪些遭受到天灾威胁的农戶基于赔偿,使农戶与保險公司共同承担因为自然灾害带来的损失;第二,发展大病保險,除了新农合保障之外,针对将来可能产生高额大病费用的老年人购买商业保險,减轻家庭在遇到突发状况时的经济负担;第三,发展子女教育保險,这是保險公司为未曾年子女设立的储蓄型保險,专款专用,让农戶在丰收之年为将来可能发生的意外储备应急力量。

3.2  L镇贫困戶参保项目情况统计表1

險種

參保數量(戶次)

農業災害保險

987

大病保險

452

子女教育保險

322

其他險種

156

未參保

42

合計

1959

根據表3.2我們可以看出,L镇贫困戶参保达到1917戶次,其中参加農業災害保險的最多,高达987戶,其次是大病保險,再次是子女教育保險。

3.3  L镇贫困戶参保情况统计表2

參保數量

频次(戶)

頻率

只參加一種保險的

829

0.56

參加兩種保險的

432

0.29

參加兩種及以上的

177

0.12

不參保的

42

0.03

合計

1480

1

根據表3.3,在全鎮1408个贫困戶当中,只參加一種保險的占56%,參加兩種保險的占29%,參加兩種及以上的占12%,可以看出,L镇总体来讲贫困戶对保險的 信任程度很高,農民都願意通過參與保險的方式作爲脫貧或防止返貧的路徑選擇。

3.4  L镇贫困戶购买保險資金來源

資金來源

频次(戶)

頻率

自己儲蓄購買

88

0.060

借錢購買

13

0.009

政府補貼購買

1331

0.927

信貸購買

6

0.004

合計

1438

1

從表3.4同居數據來看,L镇政府补贴贫困戶购买保險占比高达92.7%,说明政府在农村保險扶贫工作中做出巨大的贡献,通过转移支付扶贫资金的方式,在保证贫困戶有足够的生存和再生产资金后,为他们合理理财,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将会大大降低农民返贫的风险性。

三、主要觀點

(一)保險扶貧的動力困境

保險是一种契约经济关系,是投保人和保險人在签订有效合同的基础上,实现风险规避和损失最大化的有效手段。保險不像是金融投资,可以通过资本增殖的方式,“用钱生钱”,从个人生命历程的角度来讲,保險是用投入是的自身能力去保障意外发生时对生产力的大量消耗,狭义上来讲是一个“自救的”未雨绸缪的过程。当贫困发生时,保險能够让投保人及时从贫困陷阱中走出来,至少不会越陷越深,一次性的补偿支付保障了农戶不会轻易返贫,逐次地支付也对农戶地可持续生计提供了资本,因此保險业在扶贫工作中地作用不可忽视。然而,对于大部分农民来说,他们认为保險仍然是现代化的产物,是城市居民的享受型消费,自己并不具备购买商业保險的必要。另外,农民本身的人生财务并不充足,农民的有限收入都投入到农业在生产当中去了,并没有多余资金来购买保險。因此农民对购买保險的意识不强。

(二)保險扶貧的規則與共建轉向

如何讓農民了解保險,信任保險,是探索一條保險扶貧路徑繞不過地話題,筆者認爲應當從以下四個方面入手,爲保險扶貧工作地推進掃清障礙:

1.提高農民的危機意識和參與意識。在古典經濟學家亞當·斯密的《國富論》中,第一次提到理性經濟人假說,也被稱作“經濟人假說”。理性經濟人假說的核心觀點使說當一個以經濟利益爲核心指向的個體在面臨不同的選擇時,首先會對不同選項進行成本——收益分析,最終選擇一個對自己來說成本最低,收益最高的選項,這樣的個體被稱作理性經濟人,理性經濟人假說在經濟學界廣被認可,甚至在學界之外也極具說服力。農民本身也被看做是理性經濟人,在面對不同的生産交換選擇時,他們會對這些選項進行假設性的設計對比、分析、決策,最後確定一個成本最低,收益最高的選項,確保自己利益不受損並且盡可能的增加收益。所以,在面對購買保險時,他們首先考慮保險是否符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家庭能否承擔起購買保險的一次性投資,自己是否有規避生産風險的需要,保險理賠是否能給自己帶來更高的收益,這些都是他們需要考慮和演算的問題。根據理性經濟人假設,破除農民對保險業的懷疑,就要加大對保險的宣傳力度,讓農民了解保險的合法性、合理性,並通過政府的大力支持,開展試點,使一部分農民首先享受到事會,進而提高全體農民參與保險的積極性。

2.完善与农民生产相契合的險種,完善保險运营规则。农民受否对保險有兴趣,关键在于保險是否能够给农民提供最大化地理赔,当意外发生时,农民是否能够尽可能少受损失。以農業災害保險为例,灾害发生之后,保險公司会到灾区实地考察评估灾害造成地损失,以此核计理赔额度。评估要尽力达到农戶满意,要将受灾地区农作物价格以当年市场价为参考,不能低于市场价格,尽可能将农戶前期投入地化肥、农机等成本算进去,同时还要尽量保证农民能够通过保險公司地一次性赔偿进行在生产。

3.降低收费标准,适应经济能力。现如今的商业保險价格仍然比较高,对于很多农戶来讲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甚至购买保險的支出已经足够让农戶返贫。保險公司要适当调整自己的收费标准,推出不同理赔力度的投保方案供农民选择,争取使每一个农戶都能找到自己能够承担的保險方案。

4.增強政府購買力度,配套基礎建設。保險扶貧是一個惠民工程,其背後代表了公共服務和公共物品的供給能力。作爲基礎軟件設施建設的一個部分,政府要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提供更多的幫助。政府應當依靠行政力量爲農民投保保駕護航,爲農民爭取利益最大化。將扶貧資源補貼中的一部分直接轉移支付到保險業,以公共權力安排農民投保,這樣一方面保證了補貼資金不被誤用,另一方面又對反貧困事業儲備應急資金。

參考文獻

[1]汪三貴,陳虹妃,楊龍.村級互助金的貧困瞄准機制研究[J].貴州社會科學,201109):47-53.

[2]周延禮.城鎮化中的社會公平保障體系建設[J].中國金融,201310):9-10.

[3]于洋,王爾大.政策性補貼對中國農業保險市場影響的協整分析[J].中國農村經濟,200903):20-27.

[4]伍琴.公共投資對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扶貧機制研究——以贛南原中央蘇區爲例[J].江西社會科學,2014(09):69-74.

[5]馮文麗,蘇曉鵬.農業保險價格難題及政府補貼機制[J].價格理論與實踐,200809):71-72.

[6]王韌,王弘軒.基于決策樹的農業保險精准扶貧研究——以湖南省14地市爲例[J].農村經濟,2017(11):63-68.

[7]張偉,黃穎,易沛,李長春.政策性農業保險的精准扶貧效應與扶貧機制設計[J].保險研究,2017(11):18-32.

[8]柯甫榕,黃德強,李彩玲,孫哲斌.商業保險支持精准扶貧的路徑研究[J].福建金融,2017(06):33-38.

[9]湯軒. 農業保險的精准扶貧效率研究[D].安徽財經大學,2017.

[10]周雅倩. 發揮保險精准扶貧功能對策研究[D].遼甯大學,2017.

[11]林智勇.“政府+保險”:金融扶貧的創新探索——农业收入保險在扶贫中的运用[J].中国保險,2017(01):7-14.

[12]潘國臣,李雪.基于可持續生計框架(SLA)的脱贫风险分析与保險扶贫[J].保險研究,2016(10):71-80.

[13]譚正航.精准扶贫视角下的我国农业保險扶贫困境与法律保障机制完善[J].蘭州學刊,2016(09):167-173.

[14]李楠. 甘肃省保險参与农村扶贫路径研究[D].蘭州財經大學,2016.

[15]張紅宇.對新時期農民組織化問題的思考[J].農村工

 

標簽: